露天电影,瓜子,电影,我们,人们,雪条,时代,小贩,那个,这般2611文化/enpproperty-->

题记:于时代而言,露天电影是那个简单时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跳动音符,但于我而言,却是我童年时代不可复制的一抹快乐,更是投射在我心头挥之不去的一米阳光……

宅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会想起过往许多事儿,特别是对那些自由行走的期盼,会越来越渴望和强烈,露天电影的怀念,就是在这般情境下,在脑海里滋生翻腾起来的。

像我这般生在70年代末的人想来,童年时代最期盼最欣喜的,莫过于那一场场以天为盖、以地为席的露天电影罢了。

在那个业余生活贫乏的年代,人们的娱乐生活不可能像现今这般丰富多彩,我们只能从黑白电视中仰望城市的灯红酒绿,于我们而言,能够看一场露天电影,绝对是一种酣畅淋漓的享受。所以,每当下班的父母告诉我们当天晚上有电影看时,我们那种兴奋中夹杂着的躁动,绝不亚于天上掉下了500万大奖。通常这时,我们都是急匆匆的扒上几口饭,摞下碗筷,扛上几张小凳就往电影场占位置去了。当时的露天电影场就建在如今我们公司灯光球场的那块空地上,在电影开播前,一级一级的阶梯上就摆满了长凳、矮凳、木板、石块和红砖等千奇百怪的占位家伙。而且经常是石阶挤满了,旁边的路坡上也会跟着遭殃。那时常常为了抢占一席之地发生口角的情况,但确实没有办法,那种人们对于难能可贵的东西欲罢不能的躁动,有时真的不受控制,谁让那个年代大伙对露天电影都那么喜爱呢!

常常在夏季,华灯初上时,巴掌大的地儿上黑压压地挤满了人。男人们有的穿着白褂子,有的光着膀子,悠闲地抽着烟,在烟火缭绕中遗忘了一天工作的辛苦与劳碌。女人们则多是穿着白色的的确良,手里不停地摇着蒲扇,和邻里拉着家常,小孩子们则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满脸兴奋的样子,如刚刚飞出笼的鸟儿。

那时的孩子们对于露天电影的喜爱,绝不仅仅是因为电影,而是每当有电影播放时,路边总会有卖瓜子、雪条、甘蔗、皮糖的小贩,这些小食品深深地吸引着他们,我也一样。电影开播前,欢呼雀跃的孩子向大人讨要了几角或几分钱,然后围着这些小贩不肯离开。那会儿,我最喜欢挤进卖瓜子的圈,看着小贩熟练地将一张不太洁白的纸对折三两下后变成了个锥形小容器,再熟练地抓上一把瓜子放到里面,香喷喷的瓜子总会让我们垂涎欲滴,忍不住地大口咽着口水。我通常在递过一角钱后,用双手接过小贩传过来的瓜子,因为只有双手接过来,才会大大地减少高高堆起的瓜子掉到外边去的机会。瓜子到手,我会得意又小心翼翼地拈上一颗,连着壳轻轻放在嘴里,慢慢含着,用舌尖翻卷,让各种香料的味道在嘴里充盈,之后再熟悉地嗑开瓜子壳,细嚼慢咽像品尝到山珍海味般的不舍得下咽。有时,我也会挤进买雪条的人堆里,要上一根雪白的,或是镶满绿豆的雪条,伸出舌头慢慢地舔,任甜丝丝冰凉凉的雪条水充斥整个味蕾,直到炎热的天气让雪条“大汗淋漓”,才不得不加快舔食的速度。那种一边观看电影,一边吃零食的满足感,在那个时代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至于影片播了什么内容,故事是否精彩都不重要了。在满天繁星静默的天幕下,在那些个炎炎夏日的夜上,在那些五味杂陈的空气里,在那些斑驳的光影中,自由呼吸,那是孩子们的天堂,那是大人们精神的享受。

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露天电影,凝结了时光,丰盈了夜晚,声音与光影给人们带来了一场场盛大的精神盛宴,带来了热热闹闹的邻里间的相亲相爱,那是一抹挥不去的时代记忆,是一份难能可贵的纯真,一份自由自在的美好!

   
编辑: 兰秋妮
32.4K

上一篇:我愿做一只春蚕

 
 
 
 
 
忻城县“搬出”贫困群众美好生活
绿色发展让“甜蜜事业”更甜蜜
农生文参加2020年全市禁毒工作会议
深化粤桂扶贫协作 携手打赢打好...
争分夺秒聚焦难点 坚决完 ...
 
|
|
|
|
|
版权所有:lol比赛押注软件
Copyright(C) 2017 www.lb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许可证编号:4511320090001    桂ICP备07001937号   桂公网安备 45130202000107号